>

韩国赌场

韩国赌场

韩国赌场

Monthly Archives: 8月 2020

2020/8/31 随便写:牢骚

打消一些念头,兴起一些念头。像文字,断断续续写了一点,又不知怎的停下,留下断尾的语句。

看起来不完整,却又完整地呈现当时的情绪。不完整却又饱满。

敲敲键盘,看文字在白色底的页面上出现,像小时候玩的掌上游戏机,尺寸大概一只手提电话的大小。只是荧幕是黑白的,按钮就上下左右,还有开始和结束键。按下相应的按钮,荧幕里的人物就有相应的动作,还有背景的音乐。

喜欢那个年代的简易。没有彩色,却又充满色彩。如今电玩从平面,到立体,再发展至VR,不再是黑白电视与彩色电视的差异,而是配合5g技术使汽车无人驾驶成为了可能,并开始落实。

这个告诉发展的时代,在未来,这会更快。记得小时候爸妈带我去小河边,我浸在冷冷的溪流,感受水的流动,还有树叶漏下的剪影。那光,那水,那感觉,年纪越是渐长,画面越是深刻。如今手机游戏,星巴克咖啡,空调室里的冰淇淋或可乐或啤酒,还有炸薯片,薯条—–我的世界正被速食充满。那是速度与食物的界面,就像电脑黑白的dos界面,转移至window界面一样,让我即高兴又有点失落。

我看着腕上的表,能记录心跳体温,还能接电话。

多功能的智慧表,记录着一切,也帮我打点那些我不需要牢记的事情。从前的我,还可以把同学家里的电话一一道来,我们还有电话簿,如今我们凭着名字搜索着对方资料信息,不只是手机号,还有邮箱,微信,whatapp和脸书。

丰富的个人信息,在脸书上一览无遗,你的生活照,你对某个视频的想法,你到了哪儿,你打卡了吗,你对这间酒店的看法是怎样,这家餐馆到底好不好,你吃了啥你记得要拍照放上网,不然你为什么要吃呢?

分享,或者说留下只字片语,留下足迹,是连上网络的生活方式。

我做什么难道必须要让别人点赞或评头论足吗?我做什么难道就一定要打卡拍照,为的是留下那莫名其妙的地址让其他人参考我的活法,然后跟我一样到这家餐馆点同样的套餐,拍下同样的照片上传脸书吗?

网络资讯泛滥,看似我们的生活有了更多的选择,但我们的生活偏偏又如此相似。网络限制了我们对生活的想象,还是我们把自己给捆绑在了那个五六寸大小的手机荧幕里?

小孩不在溪流里感受凉意,却会选择一张美丽的溪流瀑布照片作为手机的开机照片。小孩不再对兴致盎然的牛羊鸡鸭追赶跑跳,取而代之的是拿起手机拍两张照片,然后找一个荫凉处点上冰可乐掏出手机和充电宝,打开王者荣耀,露出不耐烦的表情,心想:这穷乡下就是网速慢。

世界不是这样的。网络本应让你生活更多姿彩,但拿着手机不放的你,怎么就和抽了二十几年烟的大人一样,说习惯了,也不想改了。

是我们控制手机,还是手机操控着我们,有时我真不晓得。

看着小贩中心邻座的小孩戴着眼镜边吃饭边看电话,不给手机,还威胁罢吃你。“你不给我手机,我就不吃!”

世界变化太快。那溪流,那晨光,那剪影,我还是喜欢那滋味。


随便写:牢骚一下

 

大脑一片混沌,视线除了常伴的飞蚊症黑丝,也濒临真实与朦胧的边界。

 

打开word,空白的让人害怕。想做点什么,但又不知道做什么好。再三犹豫,打开电脑,打开文书处理的word,在空白的页面上,敲出几个字来,像走过雪地留下的足迹,留下些什么,却熬不过下一场雪飘,雪地宛如新的一样。

执意做些什么,执着做些什么,可敌不过时间洪流,冲一冲刷一刷,不该留下的,始终没留下。

我在质疑自己为何费心劳力,像唐僧西取西经。执意要做点什么,干出点成绩。可上头根本没把你当成一回事。你不做,请个人替代你,不就行了。学校搞成廉价代工厂,对职人对学生不存在尊重,只有紧锣密鼓的行规条规排队伺候着你。

规则这事儿,必须有。但人文教育的核心是人,教育的核心是小孩。让大伙儿服务于条规条款,这是不同文化背景的大人在有效运作的社会里,遵循的处事原则。

我犯困,大白天的,还犯困。可能不想醒来吧,任由这世界继续混沌。看清外在因素,再看看拿分执着,真觉得笑话。接纳自己是一个笑话,执着活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