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韩国赌场

韩国赌场

韩国赌场

开国会

六月十六日国家元首和马来统治者发文稿指出,国会和州议会会议应尽快召开,并且认为目前实施的紧急状态没必要继续延长。

国家元首和马来统治者对当下政治局势发表这两项看法,代表的不仅仅是皇室,更是国内民众的普遍看法。自从首相慕由丁向最高元首提呈紧急状态的建议,有鉴于疫情新增病例的白热化,最高元首准许首相慕由丁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紧急状态其一内容就是让内阁拥有更大的权力处理危机。但近几个月疫情新病例激增,首相慕由丁和其内阁在政策上反复无常,在宣布进入mco3.0之后,首相和内阁部长就以停薪三个月以及好多个亿的援助计划,意图让经济停摆对民众的损伤减至最低。但首相慕由丁及其内阁却未曾对导致新病例激增的罪魁祸首:防疫漏洞提出任何看法和建议。任由社会舆论不断强调民众理应自律,最后把新病例激增归咎在民众不自律。

我国中小学教育,除了强调爱国,团结,和谐以外,课本里并没有足够的篇幅教育我们的小孩关于国民自律这件事。把焦点放在各个政治人物身上,那位说轻快铁相撞只是kiss了一下的口不遮拦国会议员,难道这位伟大的YB对自己有自律吗?更别提他之前在国会屡提及带性别歧视的玩笑话。我国上至议员,下至黎民百姓,离自律两字甚远之。但在知晓我国民众自律素养低下的情况下,仍不采取严格的法律管辖之,这根本就是施政者本身对事态的错误认知。

民众理应也必须在无人看管下自律地戴口罩勤洗手,不堂食等等,但面对那些不自律的民众,刻意以身试法的民众就该用法律管辖之。把此次疫情漏洞导致的新增病例暴增,全怪在民众身上,那按这样的逻辑推理,警察局监狱皆可闭门休息,因为自律的民众不需要这些执法单位。执法单位与报章媒体理应以严肃的态度面对不自律的民众,并对触犯行管令期间法规的民众采取杀一儆百的方式。

当疫情新病例激增至一天七八千时,首相与内阁只提出经济配套,停薪,加快疫苗注射等的解决方案,却丝毫没对防疫漏洞导致的新增病例向广大民众致歉,并承诺修补防疫系统。我们没有看到知错能改的执政党,我们只看到行管令期间政策不断U转的内阁部长。

这些一切的一切都让大马民众厌倦,并质疑当初进入紧急状态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是为了不开国会避免被反对党提成不信任动议吗?

也因为如此,皇室统治者才提出国会和州议会必须尽快召开。在行管令下的不少制造业仍旧继续运作,餐饮业允许外带不得堂食,而我国国会州议会竟然不得召开,连无需面对面的网络会议都不被允许召开。这似乎不得不让人联想到首相慕由丁不召开国会是否夹带着政治意图?

国会州议会的召开,不仅仅是为了让国州议员履行职务,而是要让这些人民代议士代表该区选民对疫情政策内容的商讨商议。而不是内阁拍板定案后颁布政策后,又U转又改口。国盟支持率下降,不只是疫情新病例激增所导致,更是民众对国盟政策不断U转的不信任。

国家元首和马来统治者同时也发表声明,认为目前实施的紧急状态没必要继续延长。同时也强调大马需要由一个稳定且有效的政府来领导,以应对冠病疫情和恢复国家经济等危机。

紧急状态没必要延长得原因是,在紧急状态下扩大首相和内阁的权力后,仍不能有效阻止疫情蔓延,而且防疫政策一再U转,到底什么行业可以运作,应该向什么部门申请等等等的疑问,让民众对现任内阁失去信心。且就算没有紧急状态,难道执政党就不能提出防疫策略了吗?国盟政府的政策失误,让寄以厚望的民众失去耐性。不为防疫系统出现漏洞提出道歉,反以停薪几个月和援助配套,尽快施打疫苗等说辞推搪。不道歉,不找出系统问题所在,不给予纠正方法的三不态度,岂是一位负责任的领导人所应该有的行为?

国州议会的召开,按过去的大马常态,似乎鲜少存在理性商议,此次国会召开,在野党与执政党能否理性问政,还是,提成不信任动议,继续让领高薪的政客们拉党结派,你推翻我我推翻你的不停变天,则是考验在野党认为自身权力比较重要,还是民生课题比较重要。在野党对首相及内阁职位虎视眈眈的人不在少数,能否克制自己眷恋权力的欲望,则是在野党是否能赢得民众尊敬的重要时刻。

在紧急状态期间,几位在野党议员跳槽至国盟,而此次国会重开,是否会出现声势浩大的在野党对首相慕由丁的逼下台?提呈不信任动议让国会陷入谩骂声与拉拢人马的尔虞我诈?还是会由几个马仔假意提出对内阁的不满,在试探民间水温后,再伺机提呈不信任动议,完成主子渴望当官当部长的意愿?这就有赖我国各政党领导人自律能力。

政治不脏,只有玷污民主政治的肮脏人。而我们选民要负的责任就是,让这些不好好工作,不好好针对事情提出解决方案的政客们,投下不信任票。就像那位对轻快铁意外发表玩笑言论kiss以下的YB。他们不值得我们hormat,他们值得我们在下届大选用选票放逐他。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